海納百川》小國生存之道(施正鋒)

海納百川》小國生存之道(施正鋒)

日本防卫省:中共海军三舰支队通过宫古海峡

(圖/達志影像)

所謂的小國是指相較於強權,在人口、面積、或實力方面無法齊量等觀。一般而言,除非因爲地緣邊陲得以獨善其身、孤立自守,面對巨鄰的威脅利誘、侵蝕吸納,無非選擇隻身對抗、單打獨鬥,再不就是締約結盟、拉幫結派。如果打算尋求庇護,接下來的決定是曲意迎合、靠攏臣服,還是呼朋保義、拉攏交好。最爲難的是兩強相爭,治絲益棼。

就歷史的經驗來看,小國面對霸權未必屈從俯首。譬如在古希臘城邦時代,雅典與斯巴達打了近三十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,米洛司堅拒投降。法國在拿破崙戰爭望風披靡、扶植附庸萊茵邦聯,普魯士抵死不從;比利時在一次大戰明知英法不會前來馳援,毅然抗拒德國;波蘭在二次大戰遭到德蘇瓜分,勇敢捍衛國土;芬蘭在冬季戰爭迎戰蘇聯紅軍,以寡敵衆。

趁晶片荒搞鬼!日媒爆:市场逾3成半导体是假冒品 来自这3地

兩大之間難爲小,最壞的情況是被瓜分,譬如波蘭被俄羅斯、普魯士及奧地利支解。退而求其次是淪爲戰場,人爲刀俎我爲魚肉;英國與俄國從十九世紀起在阿富汗競逐,烽火連年、民不聊生。再來是充當馬前卒,日本在明治維新後躍躍欲試,美國視爲遏阻俄羅斯擴張的工具,默許併吞朝鮮、瓜分滿洲,直到染指中國關內、覬覦太平洋,李伯大夢已經太遲。

往光譜的另一端,最好的情況是隔岸觀火、甚至左右逢源。中立代表不介入兩強的瓜葛,可以靈活安排自身外交、發揮自己優勢,不用跟朋友的敵人對立,免得左右爲難、動輒得咎。儘管兩強競逐,只要不是你死我活,小國或可扮演魯仲連傳話協調;特別是當國際體系鬆弛,俗語說「囝仔(子女)是翁某(夫婦)的蜈蜞釘」,也許還有積極催化和解的空間。

錄事參軍 小說

臺灣與中國的糾葛起於國共鬥爭,國民黨在中國內戰失利,將中華民國政府播遷臺灣,漢賊勢不兩立,形同兩個政府。在冷戰時期,由於美國的撐腰,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正統,躍爲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強常任理事國。美國從越戰抽腿,結合中共對抗蘇聯,狠心捨棄《中美共同協防條約》的盟邦,琵琶別抱中華人民共和國,臺灣儼然是國際社會的棄嬰,欲哭無淚。

赖清德小心!吴子嘉警告「这人非常会作秀」2024恐大洗牌

冷戰結束,美國拔劍四顧心茫然,既無法將俄羅斯壓落底,又對於崛起的中國不知所措,搞不清楚對方究竟要平起平坐、還是取而代之。坦誠而言,川普總統四年是一支劍拿來亂砍,盟邦德國、日本忍氣吞聲;拜登上臺毫無章法,經濟、外交、軍事未必能如意切割處理,國內經濟毫無轉色的跡象。衆議院議長裴洛西臨去秋波裙襬掃臺,難說見義勇爲、或趁火打劫。

最强无敌宗门

就國際媒體效應而言,孤兒般的臺灣可以獲得相當的曝光。然而,儘管裴洛西喊冤表示無意改變現狀,臺灣付出的代價卻是讓中國有機會大張旗鼓、軍演封島,試圖造成既成事實,也就是昭告世人,臺灣是中國的、暫時寄養美國。美國果真關心臺灣的安危,即使不可能幫忙加入聯合國、或循科索沃的先例承認,起碼可以嘗試跟中國曉以大義,而非火上加油。

提8年前这件事 林佳龙吁1126出来投票:别让遗憾重演

穿越八年纔出道 茗夜

美國在十九世紀末越洋東來,異於其他西方帝國主義國家,採取門戶開放,就是喝牛奶不用養乳牛,慈眉善目,日本是孺子可教,中國則是潛在威脅,歷史恩怨難以置喙。臺灣的國家利益至上,沒有必要糾纏不清。(作者爲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)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拨动心弦

用镜头看台湾》万圣节潮一波「天母搞什么鬼」